快乐

公立医院调整挂号费不能盲目依赖市场机制_0

2017-03-23 18:22:4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公立医院调整挂号费不能盲目依赖市场机制

●在医改中,我们既要坚持政府主导,又要发挥市场机制作用;既要大胆运用价格杠杆,又不能盲目迷信价格杠杆

7月1日,北京友谊医院调整挂号费价格,实行新的医事服务费。普通号42元,副主任医师号60元,主任医师号80元,知名专家号100元。其中,医保报销40元。也就是说,如果挂普通号,医保患者只需自付2元;如果挂不同级别的专家号,分别需要自付20元、40元、60元。结果,普通号需求大增,而专家号出现剩余。

价格是一只“看不见的手”,也是一只“灵敏的手”。从经济学的角度看,价格决定着资源配置的方向和状况。过去,普通号5元,知名专家号14元,价格差距甚微。就性价比而言,专家号显然比普通号更合算。作为理性经济人,患者自然愿意多花几元钱挂个专家号,挂不上专家号才会退而求其次,客观上造成了资源浪费。当挂号费价格调整后,普通号和专家号的价格差距拉大了,患者自然就会考虑成本收益。对于感冒发烧患者来说,如果普通号能够解决问题,而且价格便宜,自然会首选普通号,从而把专家号留给了最需要的人。而对于那些疑难重症患者来说,挂专家号属于“刚性需求”。过去,专家号虽然便宜,但通宵排队也未必挂得上,有时还不得不找“号贩子”,成本更高。如今,虽然专家号价格有所提升,但挂专家号更容易了,优质资源得到了更合理的配置。

友谊医院在提升挂号费的同时,取消了15%的药品加成。众所周知,在医院的收入中,挂号费体现的是技术价值,可以100%转化为医院收益;而药品收入体现的是消耗价值,只有15%可以转化为医院收益。例如,在60元的挂号费中,医院的收入是60元;而在400元的药品销售额中,医院的收入也是60元。因此,一加一减的经济学意义在于,医院从“卖药品”变成“卖服务”,药品消耗减少了,而医院利润并未减少,老百姓负担也没增加,这是典型的“正和博弈”。

优质医疗资源具有稀缺性,而人的医疗需求却具有无限趋高性,这是一对永恒的矛盾。如何配置稀缺资源,是一道世界性难题。从经济学的角度看,稀缺资源无论如何配置,总会有人得到有人得不到,有人多得有人少得,有人满意有人不满意。因此,一种较为合理的游戏规则,就是以货币价格来配置稀缺资源,将稀缺资源分配给那些能够并愿意支付相应价格的人。因为在多数情况下,他们是最需要资源的人,或者说,资源效用价值对他们来说相对最大。例如,英国伦敦在上下班高峰时段,对进城车辆征收拥堵费。这并非剥夺一部分人的权利,而是利用价格杠杆缓解供需矛盾。又如,有的城市推行阶梯电价,居民在基本用电量范围内是平价,超过基本用电量后支付较高价格。此举既满足了居民基本用电需求,又减少了电力浪费。这说明,利用价格机制配置资源,是节约资源的有效手段。

然而,医疗卫生是具有一定福利性的公益事业。尽管价格机制在资源配置中具有积极作用,但如果过度依赖价格之手,就会走向极端和反面。例如,公立医院的专家号是准公共产品,必须体现公益性,不能用于牟利。因此,调整挂号费,应该坚持适度、合理、平衡原则,照顾到大多数患者的经济承受力,而不能“随行就市”,任其趋高。假如按照市场竞价,一个知名专家号很可能卖到数千元至上万元。如此一来,专家号就会变成了富人的“专供品”,多数人失去了平等获得稀缺资源的机会,这就背离了“穷人的经济学”,不符合公平正义原则。

在医改中,我们既要坚持政府主导,又要发挥市场机制作用;既要大胆运用价格杠杆,又不能盲目迷信价格杠杆。在满足基本医疗需求方面,政府应突出体现公益性,维持较低价格,保证大多数人能够公平享有资源,不能让穷人输在健康起跑线上。而在满足非基本医疗需求方面,则可以借助市场之手,让有限的资源发挥更大的价值。 以上就是关于“公立医院调整挂号费不能盲目依赖市场机制”的内容,希望大家看的开心,看的愉快,也希望大家能够积极的分享本网站,让更多的人看到本站的“公立医院调整挂号费不能盲目依赖市场机制”内容,谢谢!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